共享单车公益诉讼第一案具样本意义

2017-12-27 15:27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许辉

  在4个多月的时间内,广东省各级消费者委员会受理对小鸣单车的投诉超过3万件,大多针对押金逾期退还的问题,但小鸣单车却被动消极应对。12月18日,广东省消委会以小鸣单车经营管理方——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作为被告,向广州市中级法院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目前,广州中院已受理此案件。这也是全国首起共享单车消费民事公益诉讼(12月19日《北京青年报》)。

  尽管法院才受理此案,广东省消委会的诉讼请求能否得到支持,还有待法院开庭审理后依法作出裁决,但作为全国首例共享单车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把舆论高度关注的共享单车押金问题导入诉讼解决的法治化渠道,既为民事公益诉讼增添了新的案例,更为今后共享单车押金问题指明了法治化处理方向,具有多重样本意义。

  共享单车押金问题已经成为消费投诉的“重灾区”,引起高度关注。就在本月12日,中国消费者协会针对近期共享单车企业酷骑公司大量押金、预付资金难退的问题发出公开信予以强烈谴责,并要求酷骑公司及相关责任人主动与有关部门或中消协取得联系、主动配合有关部门的调查取证、主动向消费者和社会公众公开道歉。但跟提起公益诉讼相比,发公开信谴责对共享单车企业不具有法律约束力,更不具有强制性,而公益诉讼就不一样,只要法院就此形成的判决生效后,对各方当事人就具有普遍的法律效力。

  运用公益诉讼的手段给共享单车押金问题来个一锤定音,给众多共享单车消费者撑了腰、解了难。从法律规定层面而言,单个消费者可起诉请求共享单车企业退还押金,可谁又愿意为几百元押金而去较这个真呢?且不说诉讼成本问题,单就诉讼精力的投入,就不是一般消费者愿意选择的纠纷解决渠道,这就是为什么消费者就此投诉居高不下而鲜有诉诸法院的原因。而消费者权益保护部门通过一个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就能解决成千上万乃至数百万共享单车消费者面临的押金问题,可谓“四两拨千斤”,惠及千万家。

  自2012年修订的民事诉讼法确定民事公益诉讼制度以来,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进一步明确,对侵害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中国消费者协会以及省级消费者协会可以提起公益诉讼。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又专门出台了审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的司法解释,进一步健全完善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制度体系。从2015年7月上海消保委提起的全国首例民事公益诉讼案,到如今的全国首例共享单车消费公益诉讼案,公众对民事公益诉讼也不再陌生,民事公益诉讼的领域也不断得以拓展,其对涉及众多消费者合法权益等社会公共利益的保护作用正日益凸显。今后,希望消费者权益保护部门更多地用好公益诉讼这柄利剑,为消费者合法权益保驾护航。

责编:李智恒

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文娱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