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妻藏尸冰柜案"嫌疑人母亲:对方不和解 要求枪毙

2017-09-04 17:42 我要评论
分享到: 0
调整字体

 

21日送儿子朱晓东去自首之后,朱妈妈就再也没有见过儿子了,除了转达了他需要什么信息以外,连他写的一片纸都没有再看到过。”829日,朱妈妈对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说。

生活在上海,出生于1987年的朱晓东,10个月以前,将自己的妻子杨俪萍掐死并藏尸于冰柜105天,他曾在上海玛莎百货做陈列员,而他死去的妻子和他同岁,是上海一家重点小学的老师。事发前4天,朱晓东曾陪妻子去其任教的学校辞了职。

事情发生之后,朱妈妈一直处于痛苦、难过和自责之中,她说不是不愿意去给杨家道歉,是他们扬言,如果碰到我们就要把我们两个杀死。这样敌对的情况下,我们去有用吗?朱妈妈说,其实第一时间已经问过杨家了,他们不愿意接受和解,一定要枪毙。

朱妈妈和丈夫在朱晓东10岁那年就离婚了,十几年来,朱妈妈一个人拉扯儿子长大,个中的艰辛滋味只能自己体会。

我就这一个儿子,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千错万错是我儿子的错,他是无意的,他只是失手了。朱妈妈说,杨俪萍是自己的儿媳妇,她也很难过,我儿子会不难过吗?那是他最爱的老婆啊。说到这里,电话中朱妈妈的声音哽咽了。

讲述:朱晓东自首当天

朱妈妈至今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是21日,大年初五,也是儿媳妇杨俪萍父亲的60大寿,他们本来打算下午三点去赴宴,一点的时候,她接到儿子发过来的信息,说有事情,让她赶快过去他家,朱妈妈马上给儿子打电话,但朱晓东的手机停机了,我就在微信上问他,手机怎么停机了,他说没交钱。朱妈妈又问儿子到底有什么事情,朱晓东什么也没说,只是让朱妈妈赶紧去他家。

朱妈妈临出门前,给朱晓东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让前夫先去,他和儿子住一个小区,离得近。接到前妻的电话,朱爸爸外套都没顾上穿,就去了儿子家,一根烟还没抽完,朱妈妈也到了。

我刚进门,他就让我坐下。朱妈妈说,她问儿子到底什么事情,儿子告诉她,杨俪萍死了,朱妈妈一下子就愣了,怎么回事?”“被我掐死的。朱晓东告诉妈妈。的一声,听到这里,朱妈妈手里拿着的围巾掉到了地上,这是她为当天的聚会特意去给亲家母买的礼物。你怎么能这样?

我想吗?我想吗?我想吗?朱晓东一直重复着这三个字,直到妈妈问他,现在她人呢?

在冰柜里。

什么时候的事情。

去年10月份的时候。

她不上班了?她单位没人找她?朱妈妈特别的不明白,她辞职了。

你怎么知道她辞职了?

她让我陪他去辞的职

关于这件事情的对话到此告一段落了,朱妈妈说,她问儿子这么做的原因,但是儿子没有告诉她,作为单亲母亲,我只能选择坚强。发了一会儿呆后,朱妈妈冷静下来了,她劝儿子去自首,说自首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随后,朱妈妈和朱爸爸打车带儿子去自首了。当天,朱晓东和父母先打车去了虹口分局,到那里的时候,门都关了,没找到人,我就在原地打了个110,对方问我们在哪里,我和他说了。朱妈妈说,她问对方要把朱晓东送到哪里,对方让原地等待。我们就在原地,大概10分钟以后,警车来了。

当天的朱晓东跟着父母一声不响,父母走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他之前说,进去也是死,我说你不可以这么说,你进去说不定还能有一条生路,你听妈妈的话。他还是听我的了,选择去自首。

到派出所后,杨俪萍的表哥给朱妈妈打了一个电话,问她有没有联系上朱晓东和杨俪萍,我说我们在派出所,出了些事情,让他们赶快来,那会儿已经下午6点多了。

在朱妈妈的眼中,朱晓东是小孩子、也是乖宝宝,胆子很小,话很少,朱妈妈不知道儿子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百思不得其解。朱家请的律师去会见朱晓东的时候,朱晓东告诉律师,他失手掐死了杨俪萍。

律师问朱晓东为什么不救杨俪萍,他说他想过打电话救杨俪萍,但后来他看到杨俪萍不动了,小便也失禁了,就继续看了她三个小时,然后把她放进了冰柜。朱妈妈说,这是律师后来告诉她的。

但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还依然是个谜。朱妈妈说自己信佛,这些天来,她为杨俪萍立了牌位,也祈求,能够原谅

对话朱妈妈:儿子一直很乖,胆子很小,他是害怕了

谈夫妻关系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朱晓东和杨俪萍的关系如何?

朱妈妈:我看到的时候,他们很好,做什么事情都要手拉手,两个人的眼中都只有对方。杨俪萍不做家务,衣服都是我儿子给洗。儿子的爸爸曾经对这个事情颇为不满,我还劝他,小孩子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处理,我们就不要掺和了。

现在闹到这样的地步,千错万错都是我儿子的错,杨俪萍也是我的儿媳妇,我也难过。我儿子现在这样,我也难过。再说这个事情,他是无意的,他是失手的,他也难过,要知道这是他最喜欢的老婆啊。

这个事情确实是我儿子不对,下手了马上报警抢救,他是害怕呀,他也是小孩,也没经历过什么事情。网上到处说,冰柜是他杀人后买的,但我记得很清楚,去年101日,我和杨俪萍妈妈吃饭的时候,我说,两个小的买了一个冰柜。她妈妈还说,那么小的地方买个冰柜干什么?我说,我也不知道,冰柜放在阳台上面。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朱晓东是在限制杨俪萍和朋友来往吗?

朱妈妈:都说朱晓东不让杨俪萍和她的朋友来往,但我知道的是,杨俪萍去哪里都要朱晓东陪着。她还不让朱晓东和其他人发微信,每天回来都要查看朱晓东的手机,要看他的信息和微信。我儿子要和朋友一起出去,杨俪萍都会跟着去。网上说有一次杨俪萍的妈妈叫她吃饭,我儿子提前去学校等她,要和她一起去。当天他没回家吃饭,后来我问他,他说是杨俪萍打电话让他去吃饭了。

谈婚礼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他们结婚为什么没有买婚纱?

朱妈妈:两个孩子结婚的时候确实没有婚纱、没有司仪什么的,那是两个小的不要办酒席,也不要婚纱,也没拍婚纱照。他们结婚的时候,我让杨俪萍去买一件衣服,她就是不听,最后也没买,穿着旧衣服就结婚了。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很多事情我也感觉很奇怪。但儿子是我最喜欢的,他们不要,我怎么办呢?只能尊重他们的意见。

我给过钱,让他们去拍婚纱照,我问过杨俪萍,你为什么不去拍婚纱照,房间里面不摆一张都不像婚房,她说等放假以后找个时间去拍。但一个假期过去了,他们也没去拍。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婚宴当天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朱妈妈:我是朱晓东的妈妈,我一切都听从他们的。婚宴当时确实就只请了亲朋好友,他们一直说我们条件不好,但婚宴是在五星级酒店办的,一共7桌,就是我们认识人,打了折,一桌下来也得万把块。作为一个母亲,我很尊重两个孩子,孩子们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杨俪萍家说我们条件不好,可是他们也只是买了一套床上用品。我们也没说过什么。作为一个母亲,我一直认为,孩子们好就可以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他们结婚花了多少钱?

朱妈妈:我没算过,家电什么的都是我们买的,儿子结婚,不是我们不请司仪,不办大型婚礼。是他们不愿意,目前能想到的是,房子装修就花了10万元。家电、家具不算在里面。还买了一对两万多的钻戒,我尽最大的努力,想给他们最好的,但现在这个情况,我也无能无力了。我该怎么办呢?

回应质疑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很多人质疑您早就知道朱晓东掐死杨俪萍的事情。

朱妈妈:这个事情警方已经调查过了。我是真不知道。在这期间,我还在他们家里住过三四次,当时我儿子出差,我晚上帮他遛完狗,就住在他那里。我一个单亲的母亲,知道房间里有一具尸体,我敢住吗?我是普通人,不是神人。

有人质疑我,为什么不翻冰柜。我有个习惯,从来不翻他们的东西,不管是冰箱还是抽屉,因为这是新媳妇的家,不是我自己的家。大年初三的时候,我去他们家里,想看看他们到底在不在,结果不在,我就帮他们把家里简单打扫了一下,就是把桌子和地擦了下,把浴室收拾了下。我要是翻东西的话,看到尸体,我还能这么淡定?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这么长时间没有看到儿媳妇,您有产生过疑问吗?您问过朱晓东吗?

朱妈妈:我有过疑问,我以为他们吵架了,我到他们那里去,就是去遛狗。儿子有时候会打电话让我帮他去遛狗。有时候我会去给狗洗澡,一般都是下午去。我也问过我儿子,他总是说她出去买东西了,她去烫头发了。我只是想他们是吵架,所以杨俪萍回娘家住了,我甚至想到是不是杨俪萍怀孕了,回娘家去保养了。我怎么会不想,但我怎么会想到是这个事情。

我现在就是要坚强,从我知道这件事情,我就一直劝儿子去自首。我说你一定要自首,自首才是我们的出路。如果我要是包庇我儿子的话,我可以让他逃,我为什么要把他送进去了。这是我唯一的儿子,作为母亲,我心里是很痛很痛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杨俪萍辞职的事情您知道吗?

朱妈妈:我不知道。现在都说我儿子逼杨俪萍辞职,据警方说,杨俪萍是1014日去办的辞职,办理辞职还有个移交,说明她九月份就打过报告了,辞职最后的期限是1014日。现在看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辞职了。说我儿子骗她辞职,但她也不是小孩子了。而且周围那边多朋友和同事,难道没人劝她吗?这说明她的脾气也很固执。

不要说我儿子骗她,逼她,说我儿子每个月只有4000块工资,她有10000多,说我儿子用她的钱,这么说有意思吗?他们已经结婚了,杨俪萍也不是小孩子,这也是她自己认可的,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在这个事情没出之前,我儿子是很乖的,也很会体贴人。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朱晓东刷了杨俪萍卡的事情,您知道吗?

朱妈妈:朱晓东是不是刷了杨俪萍的卡,我不知道,警察倒是提过一句。他进去的时候,我还问他,信用卡你用了吗?他告诉我了四个银行,我也打电话给银行,告诉他们,我儿子用了多少钱,我会如数还的,但现在我没有确认,也不知道该怎么还,该还多少。如果能得到我儿子的确认,我卖房卖地,都会把钱还了的。

几个月以来,我接到过100多个催债的电话,有陕西、青海等地方,接通电话都说,你儿子欠钱。那你们说多少,告诉我,我去问我儿子,确认以后,我一分钱也不不会少你们的。我有时候会问他们是什么平台,很多人都说没平台,就是去银行转的账,那我要怎么查?这样的钱我一分钱都不会还,因为我不知道真假,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骗子

朱晓东是不是用了杨俪萍的卡,我是真的不知道。他没说,也来不及说。后来我打电话给银行问过这些事情,但银行说我不是本人,不能透露信息,我说,他现在人在里面,我是打电话来主动要来还钱的,如果你们不要就算了。

还有的号称是民间借贷,直接就让我转支付宝,我说我一个老人,我不会用支付宝。他们就说要起诉朱晓东,那我只能让他们去起诉。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您如何评价自己的儿子?

朱妈妈:朱晓东从小不愿意多说话,吃苦、吃亏都不和我说,他怕我担心他。有人说我儿子骗了杨俪萍,在他们结婚之前,我就把有些事情摆在台面上和杨俪萍说过,我说,杨老师,我们就这个条件,这样太委屈你了,我就一个人带着儿子,肯定没什么条件。她当时还一直说,不要紧,不要紧。

他们说我儿子养蛇等冷血动物,就说我儿子也是冷血动物,但其实这是他们两个一起养的,2015年的时候就开始养了。我是不喜欢的,但我没和他们一起生活,我干涉不了他们的事情。还有说我儿子赌博的,我儿子从来不赌博,他连麻将都不会打。还有人说我儿子把杨俪萍藏在冰柜里是有预谋的,这能预谋什么,他是害怕了啊。

扫二维码 上移动长江网
分享到: 0

相关阅读

娱乐社会

财经健康

旅游汽车